免费更新视频app

半年时间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不少人都已经逐渐忘记了曾经闹腾一时的北斗宗。

毕竟半年时间北斗宗再也没有任何引人注意的事件发生,也基本没什么人愿意过来和北斗宗交好。

处于半封闭状态。

不过这半年时间也发生了很多事。

越来越多的外国武者踏入华夏武者境内,非常疯狂的寻找遗迹的踪迹,乃是遗迹一直到现在都未曾出现。

而罗小宇也离开北斗宗,踏上寻找媳妇的道路。

“师父闭关未出,我在宗门无心修炼,我要去外面找机会,我想媳妇了,我想见他。”

罗小宇说下这话,就离去。

距离现在已经半个多月未见身影,也没有消息,不过七夜公子说罗小宇现在安然无恙,并未出大事,让众人放心。

而且不允许任何人打扰徐振东修行,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修行中,忘记了时间的流逝。

时间匆匆如流水。

北斗宗曾经的辉煌被人渐渐淡忘,又过去两个月。

性感的孤独寂寞的女子夜拍写真

突然传来噩耗!

徐振东老家被人袭击,白凝龙带领刺刀等人前去救援,没想到已经来迟,阵法居然被破。

徐家多人受伤,嫂子杨雪菁二胎流产,爷爷断了一条左臂。

袭击之人,似乎知道白凝龙等人要来,已经离开。

“小东子呢?”徐奶奶看着白凝龙,问道。

“他在闭关,至今未能出关,我们来迟了,实在抱歉!”白凝龙一脸歉意的说着,查看现场,说道:“太初宗,欺人太甚!”

“所有人前往北斗宗居住,那边有医生,快!”

徐家所有人全部移居北斗宗,嫂子性命垂危,庞奇峰和圣医两人全力施救,终于捡回一条命。

不过肚子里的孩子流产了。

“孩子六七个月了,现在被迫流产,已经严重影响到子宫,恐怕以后不能怀孕了。”圣医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能保住大的,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。”

“保住大的就行,我们已经有一个孩子了。”徐振兴很感激的说道。

老婆健在,也有一个孩子,家庭健全,已经很幸运。

杨雪菁已经泣不成声,失子之痛,为母之痛。

不过徐爷爷断了一条手臂,他却非常坚定的不吭声。

“白凝龙,站住!”

七夜公子看着气宇汹汹的他,大声喊道:“去太初宗根本不够看,要去送死吗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没有可是。”七夜公子平静的看向后山的方向,“先把人安顿下来,等徐宗主出关再说。”

庞奇峰等人安排徐家所有人的生活问题。

同时北斗宗也多了两个人新加入,其中一个是陈啸良,另一个是白凝龙的好友,是一名散修,如今加入组织。

后山的徐振东依旧在修行,对于外面的事一概不知,甚至不知道时间的流逝。

他完全沉浸在修行中,那种感觉很奇妙。

又三个月过去了。

这一天后山出现了大震动,整个宗门都撼动了,一股超强的气势弥漫开来,王者霸气铺天盖地袭来。

所有人都震惊了。

纷纷看向后山的方向,想要跑过去看,却被七夜公子拦截。

“不要过去,这一刻是紧要关头,容不得半点分心。”

七夜公子嘴角露出笑容,喊住众人,平静的说道:“无相秘花终于食用了吗?筑基巅峰,整整一年的时间,这已经是我见过最快的了。”

这一天,外面迎来三个人,一对年轻夫妇带着一个小男孩,小男孩虎头虎脑,对周围的一切都非常好奇。

小孩子奶声奶气的说道:“我叫唐凡,爸爸是唐超世,妈妈是李仪娴,我干爹是徐振东,我来找干爹。”

小孩子奶声奶气,非常可爱,像陶瓷娃娃,肉嘟嘟的小脸颊,让人忍不住捏几下。

拉着妈妈的手,抬头看去,说道:“妈妈,谁是干爹啊?”

“哟,这孩子很会说话啊,来,义母在这里,过来义母抱抱!”蒙若初看着小唐凡,很是喜欢,伸手过去。

小唐凡看了看妈妈,妈妈点了点头,他才敢走过去,自己走路歪歪扭扭的,不过还是坚强的走到蒙若初的面前。

将他抱起,爱不释手。

自从徐家人来北斗宗以后,蒙若初经常过来看望,徐家人也认了这个儿媳妇。

“小唐凡,干妈叫蒙若初,记住了没有?”蒙若初亲吻着孩子的脸颊,说道:“干爹在忙哦,等他忙完出来就会见到小唐凡了。”

“来,里面请,师父他还在闭关,如果们有时间的话,不如在这里住下,地方很大,人挺少的。”庞奇峰负责招待两人。

“好!”李仪娴马上回应,说道:“我不会修行,但是我可以帮们管理一些事物,希望不介意我们留下。”

“弟妹还是嫂子啊?都不知道们和振东比谁大。”蒙若初抱着小唐凡,很客气的说道:“们能来,振东他肯定很高兴,怎么会介意呢,们就在这住下吧。”

“就是唐超世啊。”张梦琪看着这对年轻的夫妇,说道:“振东大学时经常跟我打电话时提起,们还经常出去喝酒,阿姨还跟通过一次电话,那次是振东喝醉了,拜托背他回家呢,阿姨谢谢们,来,来了就住下吧。”

自今日起,唐超世一家子住在这里。

北斗宗变得热闹了起来。

李仪娴和唐超世不懂修行,但表示愿意学习,同时也帮助宗门管理事物。

时间又过去三个月!

本来平静无比的一天,小唐凡和小徐昊在玩耍,两个小朋友已经混熟,虎头虎脑的,房间的玩具都被拔个稀巴烂,玩具车都被拆卸不少。

一个如玉青年,步伐稳健,轻盈而行,面带微笑,心情愉悦,出现在两个孩子的门前。

所有人都没注意到,两个孩子看着门口的这人,仿佛有一股莫名的吸引力,疑惑的看来。

青年也有些疑惑的看着两人一会儿。

“们两个怎么变得这么乖了,看什么……”

话语声截然而止,一个年轻少妇手里拿着两碗田鸡粥,正准备过来喂孩子,看到门口的青年,一下子愣住了,手里的碗直接脱手而落。

突然,一阵风呼啸而来。

徐振东接住了两个碗,看着眼前的女人,说道:“李仪娴!怎么在这里?”

“额……我……我和超世带着孩子过来,已经有一段时间了。”

李仪娴有些慌张,看着眼前如玉般的少年,无论是从气质上还是外面上,都感觉和以前判若两人。

仿佛就是那种高高在上,需要仰望的人。

却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。

“小东子,出关了!”

门口传来一颤抖的声音,非常熟悉。

徐爷爷拿着一辆玩具车,激动的看着孙子,身子都有些颤抖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