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进去全是胸的app

但那丝杀意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

下一刻,白衣便拿出一副生意人的姿态,平淡开口。

“黑衣的性格就是这样,还希望唐会长见谅。”

“虽说我们与唐会长是竞争关系,但贺家的初衷,还是能铸造出足够强大的兵器,推动整个武者界的发展。”

“所以,贺家不会介意唐会长在发布会所做出的一切,相反还会拿出最高的诚意,与唐会长的天兵集团进行合作。”

“这样一把剑售价百万,并不算贵,以我贺白衣能动用的权限,先预订一千把……”

说到这儿,贺白衣的脸色顿时一滞。

闪过一丝好笑的说“唐会长还没说这剑的名字?”

“名字?”

唐锐愣了一下,在那份残缺的铸剑传承中,只是把这剑简单的归入黄级兵器,根本就没给它命名。

而宝剑出土,他们急着赶来发布会,一时也没有思考它的名字。

严逢春、陈大忠他们也都是面面相觑。

白色衬衣的独特魅力

“弟弟,我想到一个好名字。”

突然地,钟意浓的声音传来,“几分钟前,这剑震惊四座,使整场发布会寂静如死,那不如就叫它,惊寂剑。”

唐锐眼眸顿亮。

于寂静中惊动众人?

好名字啊!

“那就听你的。”

唐锐说笑间,手腕一震,雪白重剑立刻发出清越的剑鸣,如同在像这座世界宣称它的问世。

紧接着,唐锐的声音响彻大厅。

“此剑,惊寂!

当然,唐锐他们带来的不止宝剑,在场大多数豪门,都是曾经天兵集团的老客户,他们的需求,陈大忠了然于胸。

除了剑,惊寂系列其他兵器,也一一展示出来。

每一件兵器都像是艺术品,灿白如雪,锐可碎金。

展柜上那些赤月系列,顿时如垃圾一样,再没有人多看一眼。

当发布会结束,竟已是两个小时之后。

陈大忠神色激动的跑到唐锐面前“唐会长,您猜我们总计收到了多少订单吗?”

“多少?”

唐锐笑眯眯问道。

神秘兮兮的伸出四根手指,陈大忠再开口时,声线都变得颤抖了“四千件,整整四千件的惊寂系列兵器!”

这个数字,让唐锐也怔住了。

饶是他对惊寂系列信心满满,也没想到会卖的如此火爆!

四千件,那就是整整四十亿!

远远要比他的心理预期要超出太多!

“谁能想到,前几天还岌岌可危的天兵集团,转瞬间就转危为安,甚至比起之前还要更加的强势!”

便是钟意浓都忍不住赞叹,接着,她轻轻挽住唐锐的胳膊,“弟弟,这下你可要出点血,带我们好好庆祝一下了。”

唐锐哈哈一笑“没问题,大家去虎潭,好好放松一下。”

比起京城绝大多数景点,作为洞天福地的虎潭,自然要优胜太多,即便这些铸剑师有一些都是普通人,但身处在浓郁的灵气之中,也能感受到身心俱轻,说不出的惬意。

说完,就要带上众人离开。

身后却突然又传来贺白衣的声音“唐会长,我跟你们一起走。”

唐锐一愣“贺先生也想去虎潭一叙?”

“这倒不是。”

贺白衣笑着摇头,“咱们的车停的很近,正好能一起下去。”

这话听不出什么问题,唐锐瞳孔中,却是掠过了一道微光。

他们是后到的希尔顿,先来的贺白衣是怎么知道,双方把车停在了一块?

除非,是有人告知。

一边走进电梯,唐锐一边不动声色地问道“对了,那位黑衣长老呢,离开后就没再见他回来。”

“他先回去了。”

“我这个弟弟脾气古怪,唐会长不必理会就是。”

“对了,还请唐会长留步,我有些要事跟唐会长说一下。”

就在梯门开启,地下停车场出现在视野之中的时候,贺白衣突然伸手,轻轻按在了唐锐的肩头。

钟意浓与严逢春等人立即紧张起来。

唯独唐锐神态平静“姐,你们去车里等我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

谨慎的看了贺白衣一眼,钟意浓也只好离开。

他们的车就停在梯门附近,钟意浓刚刚靠近,车身下面,竟钻出一道鬼魅黑影,瞬间出现在钟意浓面前。

正是先前离开的贺黑衣。

“你想干嘛!”

严逢春反应迅速,右手扬起就是一拳。

然而,这一拳并没有击中对方,而是停在贺黑衣面前,不足三寸的位置。

一把漆黑如墨的短剑,悬在严逢春咽喉前面,如若严逢春强行出拳,势必要撞上剑锋,贯穿喉咙。

陈大忠他们想从另一侧欺近帮忙,但被贺黑衣冷冷注视一眼,立即就僵在了原地。

身躯之僵硬,别说出手帮忙,就连挪动一下脚步都格外困难。

双方的实力境界相差太大,在他们面前,贺黑衣就像神明一样,牢牢掌控局势。

电梯中的唐锐脸色一沉“贺白衣,这什么意思?”

“唐会长放心,我弟弟虽说脾气不好,但还是有分寸的。”

贺白衣仍是一副平淡笑容,但比起之前,更多了一丝诡诈,“我这么做,也是迫不得已,毕竟以唐会长的实力,我若想强留,恐怕也做不到。”

唐锐眯起眼睛“既然知道,就让他离我的女人远点。”

“只要唐会长答应我的请求,黑衣自然乖乖离开。”

“什么请求?”

“很简单。”

贺白衣淡漠一笑,“这四千件惊寂系列,签了也就签了,但接下来的订单,能卖给谁,不能卖给谁,希望唐会长可以慎重考虑。”

唐锐眉峰顿时皱紧。

比起发布会上贺黑衣的表态,贺白衣的话更加耐人寻味。

他本以为,贺家是想独吞自己的惊寂系列,但现在听起来并非此意,而是贺家在抵制某些特定的人。

贺家不希望那些人拿到惊寂系列。

“抱歉,这不能卖给谁,我还真没想过。”

唐锐眼中带着一股子挑衅开口。

贺白衣眯了下眼睛。

然后,语出惊人。

“三商三武两军豪,能与我贺家齐名的,不难猜吧?”

唐锐猛地一震。

朱家!

这贺家竟与朱家之间,存在暗斗?!

engxianyi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