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印象传媒林予曦现场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易安正在看书,就听到墨雪回禀说太后身边的余嬷嬷过来了。

余嬷嬷躬身道:“皇后娘娘,太后请过去一趟。”

易安听到这话心头一沉,不过面上却不显:“嬷嬷先回去,待本宫换了一身衣裳就去。”

余嬷嬷福了一礼就退下了。

换衣裳的时候,桂嬷嬷瞧她脸色不对问道:“娘娘,若是不想去就随便找个借口推脱了吧!”

易安摇头道:“不,我想去看看她又想弄什么幺蛾子。”

这话很不对味了,但桂嬷嬷聪明地没有问:“娘娘,要不要我给重新梳过一个发髻。”

“不用,这样就很好。”

这次太后找易安也不是为其他事,就是让她将宫务交回去:“现在怀着孩子,怀孕的人受不得累。宫务先交回给我,等生完孩子再接回去。”

易安很爽快地答应了。

回到坤宁宫桂嬷嬷看易安神色不虞,不由说道:“娘娘,若是不愿交回宫务直接与皇上说,让皇上帮推脱了。”

暗淡的人造光

“她可是为让我安心养胎这才将宫务要回,我怎么能辜负她的一片慈爱之心。”

桂嬷嬷皱着眉头说道:“若是太后娘娘真的看重皇嗣,就不会对不闻不问了。”

易安转头看向桂嬷嬷,问道:“嬷嬷也觉得不对吗?”

桂嬷嬷谨慎地说道:“太后的行为有些不符合常理,但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老奴一时也想不出来。”

易安冷笑了一声说道:“她一面笃定我生不出孩子来,一面又将宫务要过去还提议让皇上收回兵器制造部不让我管着。一个无所事事的孕妇,觉得会怎么样?”

桂嬷嬷一怔。

易安呵了一声说道:“我这吃饱饭了没事可干,整日闷在宫中可不就要胡思乱想。天天想着自己生孩子会死,到生的时候不死就算奇迹了。”

桂嬷嬷面色微变,说道:“没想到太后竟抱着这样歹毒的心思。”

主要是皇帝这么大年岁没子嗣,从太后到朝臣都很着急。所以一时之间桂嬷嬷也没往这方面想。

易安看向她不由问道:“嬷嬷,不觉得我想多了?”

桂嬷嬷摇头道:“不,皇后娘娘,在宫中不怕想多怕的是不想。娘娘既猜测到太后对您别有雄心,那咱们得早日做好打算。”

“她不是想让我多思多想吗?那就如了她的意。”

桂嬷嬷当下明白,点头说道:“老奴知道怎么做了。”

中午易安正在练剑皇帝过来了。看着她矫健的身姿,皇帝的心都提了起来。等她收了剑,皇帝就说道:“易安,现在挺着肚子练剑太危险了,以后还是别练了。我听符景烯说林氏创了一套拳法,那拳法打着不危险,学了可以天天练。”

易安笑着说道:“现在身子还不算笨重,等过两个月我再学清舒的拳法。今日怎么过来了,朝中没什么事吗?”

“嗯,没什么重要的事就过来看看。”

夫妻两人进了屋,易安说道:“今日母后要我将宫务交回给她,我已经同意了。”

这事太后与皇帝打过招呼,皇帝说道:“母后是想安心养胎,不过若是不愿就别交回去了。”

“母后没与说让我别管着兵器制造部呢!”

皇帝笑了下说道:“母后是有提,不过我给拒了。

“为何?”

皇帝轻笑一声说道:“是个闲不住的,要将整日关在坤宁宫内反而不能安心养胎。”

像现在这样有事做,易安整日精神抖擞的。

听到这话,易安鼻子有些酸酸的:“皇上,对我真好。”

“是我妻子是要与我共度一生的人,我不对好对谁好?”皇帝笑着说道:“要真觉得我好,以后就别叫我皇上了,太生疏了。”

易安笑着说道:“叫云尧蓂?”

“叫尧蓂或者子诚都行。”

易安笑着说道:“子诚是谁给取的?”

“皇祖父在我及冠的时候给我取的,不好听吗?”

易安没发表意见,只是笑着说道:“没有,很好听。不过们男人都有字,而女人却没有。”

“那我给取一个如何?”

易安不愿意,说道:“我觉得我的名字挺好的,不想换个称呼。”

皇帝也不勉强,她说道:“若是不愿将宫务交回去就不交,母后那儿由我去说。”

易安正恶心着太后呢,所以没推辞:“那与母后说吧!我这宫务刚上手,要交回去等生完孩子又得重新开始弄,麻烦。再者母后年岁大正是颐养天年的时候我也不想她受累。”

这话皇帝很受用:“辛苦了。”

傍晚的时候皇帝去了一趟慈宁宫,然后晚上回来就与易安说道:“我已经与母后说了,她很高兴说不能辜负了这片孝心。”

事实上太后当时气得脸都绿了,将皇帝怒骂了一顿。

易安才不相信这话,不过皇帝的表现让她很受用,当日晚上夫妻两人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。第二日皇帝上朝的时候,神清气爽。

清舒进宫见到易安就发现她心情极好:“何事这般欢喜?”

易安将昨日的事说了,说完后笑道:“我没想到皇上会这般说,心里还挺感动的。不过,她肯定气了个半死。”

清舒说道:“她顾忌着皇上最多就会用这种迂回的方式对付,并不敢有什么动作。只要放宽心好好养胎,并不需要怕她。”

易安笑了,说道:“我本来就没有怕她。好了不说她了,没的影响心情。清舒,最近宫外可有什么有趣的事?”

她还没有组建自己的消息渠道,所以不能及时知道外面的消息。

清舒说道:“有趣的事没有,倒是昨日襄阳侯府办宴会,结果她们的三奶奶与人私会,被发现的时候两人不着寸缕。”

“这可是大丑闻。”

清舒摇摇头说道:“我参加宴会的时候见过这位三奶奶,是个很规矩的人,不像能干出这种事的。再者就算真与人有私情,那日可是徐家举办宴会的日子。那么多客人的,她就是再耐不住也不可能选在那日私会。”

易安皱着眉头说道:“的意思是她被人陷害?”

清舒点头道:“应该是被算计了。咳,也不知道幕后之人跟她有什么仇怨,竟使这种阴狠的法子。”

闹出这样的事不仅徐三奶奶没法活了,她娘家也要被牵连。

易安摇摇头说道:“那些大户人家鸡鸣狗盗的事多了,好在我们家没这种事。”